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马斯克的脑机接口和OpenAI的GPT哪个更危险?

2023-04-06 09:35:14 258

摘要:以八卦视角来看待,马斯克与OpenAI的前世今生。马斯克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要求即停止训练比GPT-4更强大的AI系统,并且暂停期至少6个月。梳理一下马一龙和OPEN AI 的前世今生,或许更能让我们了解这位首富的心路历程。2015年马斯克和阿...

以八卦视角来看待,马斯克与OpenAI的前世今生。

马斯克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要求即停止训练比GPT-4更强大的AI系统,并且暂停期至少6个月。

梳理一下马一龙和OPEN AI 的前世今生,或许更能让我们了解这位首富的心路历程。

2015年马斯克和阿尔特曼等9位个人和机构总共捐出10亿美元作为启动资金,在旧金山联合创立了 OpenAI,阿尔特曼和马斯克出任OpenAI联席董事长,但不持有OpenAI的股份。

创立OpenAI的想法始于2014年的一场私人聚会,当时谷歌刚刚收购了伦敦的神经网络公司DeepMind。


在马斯克和阿尔特曼等人眼里,DeepMind是最有可能率先开发AGI的企业,所以创立OpenAI的最初目的就是为了不让谷歌这样的大型公司垄断这种先进又危险的技术,所以要成立一个非盈利的机构来和谷歌竞争。

成立之初,应该来说目的很明确,主要有两个:

1、避免科技大公司垄断这项技术

2、避免人类将来被AI干掉

如何完成这两个目标?

解决方法有两个:一个是开源,一个是非营利

所以马斯克才会为这家实验室起名为:Open AI

因为只有开源,才能根本上避免垄断,只有开源,才能让更多的人及时发现智能AI的使用场景和安全缺陷,更快推进安全措施的更新和加强。

马斯克一直对于AI是抱有极大警惕心的,早在2016年就表示,人类需要成为半机械人,才能避免以后成为机器人的「家猫」。

他坚定认为,在未来如果人类不被AI干掉,就只有一种选择,那就是人类也成为"AI“,也就是所谓的半机械人。

这也是他在2017年成立了Neuralink初衷,为了确保人类不被AI奴役的命运,人类只能通过脑机接口技术,将最新的人工智能知识更新到人类的大脑中,使得人类的智慧和思维及时跟得上智能AI的发展。

所以你看,首富的逻辑思维是这样的:

1、因为地球会毁灭,所以我们要移民火星,就成立公司Space X;

2、因为地球不配他死,在移民火星之前的数年,还要花费十亿刀改造地球,所以用电动汽车改变人类的出行方式只是第一步,先成立特斯拉公司;

3、出行方式改变了,通讯方式也要改变,所以成立星链;

4、地铁、高速铁路这些在马斯克眼里已经太过时,要用高速地铁和胶囊列车,更快速,更高效不浪费生命,所以成立Boring Company和Hyperloop;

5、为了不让AI技术被单一大公司垄断,避免人类被AI干掉,发起成立Open AI;

6、为了保证碳基生物不被硅基生物取代,要将人类改造为半人类半AI的半机械人,所以开发脑机接口技术,成立Neuralink;

马斯克真的是为全人类操碎了心。

写到这里,真是突然有种《西部世界》、《终结者》、《黑客帝国》剧情代入感。

可以看出,马斯克明白智能AI取代人类的那一天终将到来,他有足够的警惕,因为马斯克也曾是DeepMind的早期投资者,该公司于2014年被谷歌收购,所以他对DeepMind有深入的了解。

他曾说过:DeepMind 所构建的人工智能的本质就是在所有游戏中都征服全人类。

所以你会发现OPEN AI创立的时机很微妙,就在谷歌收购DeepMind之后。

因为马斯克对谷歌收购之后人工智能的前景感到害怕了,所以必须立刻、马上要做点什么。

从2015年成立Open AI之后,马斯克个人也捐出了一亿美元,一直到2017年,马斯克发现Open AI的进展远远落后于谷歌,因此他提出了一个方案,由他来掌控Open AI并亲自运营。

但其他联合创始人和董事会并没有同意马斯克的这一提议。

因为当时的马斯克正身陷于特斯拉的量产和火箭制造一系列事情,有大量令人头疼的工作需要他去做,他能否再有足够的精力和时间投身于Open AI,这相当令人存疑。


而且,当时还存在一个潜在的问题,当时的特斯拉也在研究自动驾驶人工智能的应用,这意味着特斯拉和Open AI是有相关利益冲突的。

果然,特斯拉挖走了 OpenAI最优秀的人才之一,Andrei Karpathy,他加入特斯拉成为了自主驾驶计划的架构师.

同时八卦一句,马斯克不仅挖走了 OpenAI最优秀的技术人才,还挖走了当时OpenAI董事会成员希冯.齐里斯,这位毕业于耶鲁大学的高知女性也是人工智能领域的佼佼者,当时也是OpenAI董事会最年轻的成员,2015年,她在《福布斯》30位30岁以下精英榜的风险投资类别中名列前茅。


齐里斯和马斯克因为 OpenAI的工作而相识,2017年,马斯克把齐里斯挖到了特斯拉任项目总监,现在是马斯克脑机接口那家公司的高管,更为劲爆的是,希冯.齐里斯和马斯克2021年11月生育了一对双胞胎,这也是马斯克的第八和第九个孩子。


2022年4月,马斯克和齐里斯提交了一份请愿书,要求更改双胞胎的名字,以便“继承父亲的姓,同时将母亲的姓作为中间名的一部分”。也正是这份法庭文件,才让这段“地下情”和双胞胎的身份浮出水面。

马斯克的前五个孩子是和前妻通过代孕生的一对双胞胎和一对三胞胎,


第六、第七个孩子是和歌手前女友格莱姆斯生的,第八、第九个孩子是和前OpenAI董事会成员希冯.齐里斯生的。


不得不佩服硅谷钢铁侠的精力,一边是特斯拉量产和自动驾驶的一堆事儿,还同时管理着七八家公司,一边还搅动着加密货币圈的大风大浪,一边还收购着推特,然后生育大计也继续安排着。

聊完八卦回到正题,特斯拉和Open AI的利益冲突并不是马斯克最终离开OpenAI的真正原因,离开的原因应该还是理念上的冲突。

2019年担任OpenAI首席执行官的阿尔特曼说:为了成功完成我们的使命,我们需要海量资金,数额远超出我最初的设想。

当时OpenAI和谷歌在投入资金上的差距还是相当之大的,因此阿尔特曼开始对OpenAI进行了结构调整。

将整个公司分为两部分,一部分仍是非营利部门OpenAI Nonprofit,负责技术开发,另一部分营利部门OpenAI LP,负责商业化。营利部门将给投资者设置一个回报上限,超过上限之后的所有盈利都归到非营利部门。

结构调整之后的OpenAI 至少接受了六轮融资,光微软在2019年就投入了10亿美元,后来又追加了100亿美元,并且微软给OpenAI 带来的支持也是显著的,在微软的帮助下,建立了一台超级计算机来训练大规模的模型,最终创造了ChatGPT和图像生成器DALL-E。

最新的语言模型GPT-4,有足足1万亿个参数。

可以说,正是微软的强势介入,使得OpenAI 迅速脱颖而出,并将谷歌打了个措手不及。

但也不可否认,现在的OpenAI 已经和当初成立时设定的目标完全背道而驰。

一没有开源,二是成为了一家受微软控制的公司。

这也是让马斯克非常愤怒的原因。

去年12月,ChatGPT 发布一个月后,马斯克取消了 OpenAI 对 Twitter 数据的访问权限,而这项协议是在马斯克收购 Twitter 之前签订的。

总归从马一龙的一系列行为上可以看出:他是一边愤怒,一边又对GPT的技术疯狂点赞。

2月17日,马斯克在Twitter上发推文称,“OpenAI是作为一个开源的非营利性公司创建的(这就是为什么我把它命名为 "Open"AI),但现在它已经成为一个闭源、以最大利润为目标、受微软控制的公司。”

3月15日,他再次发推,“我仍然很困惑,一个我捐赠了近1亿美元的非营利性组织,如何成为一个市值达300亿美元的营利性机构?如果这是合法的,为什么不是每个人都这么做?”

任何一项颠覆性科技的产生,随着而来的一定是安全性和伦理的巨大争议,因为法律和监管一定是滞后于科技的;

马斯克曾批评过比尔.盖茨对于人工智能的理解很有限,他一直以来也对人工智能的安全性、道德甚至伦理上都产生质疑;

但马斯克自己的脑机接口技术就不存在伦理、道德和安全性的问题吗?

和马斯克生了双胞胎的希冯.齐里斯,目前就任于马斯克的脑机接口公司Neuralink。在她就任期间,该公司已经在猴子和猪身上进行了支持蓝牙功能的大脑芯片的手术试验,并使一只9岁的猕猴能够玩《Pong》电子游戏。

马斯克曾表示,人体试验可能会在2022年底开始。

如果这个项目成功了,可以想象所引发的一系列社会和伦理问题,瞬间让我想起了《西部世界》里威廉的老岳父,当永生成为可能,人工智能又发展到极限,到底是超级人类统治普通人类,还是硅基生物取代碳基生物,


人类想要永生,AI想要自由;

脑机接口和GPT到底哪个更能冲击人类社会,还真不一定呢。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